乔函辞

滚回来更漫画了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做到有规律的,周期性的更是如今的目标之一。

同人文和黑白图都会更乁( ˙ ω˙乁)
色彩白痴,真的(›´ω`‹ )
脑洞文风乃至画风的变化取决于心情和状态(・ω< )★
只要粮合口图好看就基本都能接受的博爱党~~
最后,谢谢你的喜欢(*/∇\*)

关于佣兵的背景和人设的一些推测

不知道有没有人谈过这个。

算是有感而发吧。

对前奏没兴趣可直接移步正片——

昨天世界史讲一战二战,讲成因讲不存在的那些“如果”。

当时说到一战后的德国和希特勒的支持者。

教授:“战争过后,残存的士兵们基本都存在创伤,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。看着一起入伍的同伴在弹雨中突然跪地倒下,听着子弹从耳边擦过的尖啸,前方敌军投掷的手雷,铺天盖地的粉尘……这些无不摧残着士兵们紧绷的神经。他们没人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仿佛站在那里向前走的,早已是行尸走肉……

(重点来了)

离开战场的士兵们,绝大多数难以融入曾经的社会环境,一生都在受着战争后遗症的折磨。要知道,战场上高度紧张的神经和恐惧,会使得士兵们长时间处于一种兴奋状态(excitement:注意,这里的兴奋并非指玩嗨了,而是肾上腺素分泌旺盛,人的血压长期处于巅峰值[ * ]。应该也可以说是极度的紧张和恐慌),这是有成瘾性的。所以当一部分人离开战场,失去了刺激源,他们非但不像大多数那样畏惧战争,相反,他们开始渴望刺激,渴望战争,渴望鲜血。德国一战战后的死亡率升高,罪魁祸首不仅仅是来自法英美的天价战后条约,还有这些游荡在街上[ ** ]的不安定分子——杀人,强.奸等等等等……”
-
-
-
-
-
正片来了——
-
-
-

那么佣兵呢?他又是哪一类的?因战争后遗症时常遭受折磨的那类,是渴血渴战的那类,还是both……

答案不言而喻。
-
-
-
-
-
-
-
-
一个善良但家境贫寒的青年,为了上年纪的妈妈打算参军挣钱,却不曾想到战争的残酷。想退出,想离开,但出于本来的目的,他犹豫了。

之后可能发生了什么事,使得他不再犹豫,毅然离开战场。个人怀疑可能是战火烧到了家乡,母亲因此失踪。失去了支撑他留下的理由,恨着战火的青年离开了。
-
-

「The war would never be the fault of soldier.」

-
-
然而离开战场后,青年对暴力对厮杀的渴望日渐攀升。可能,他从最开始便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。

他深知生命的可贵与份量,来自平和的他想要安定下来,做个普通人。

可脑中的另一个声音却在叫嚣着。

这令他感到无比的躁动与厌恶,焦虑时时刻刻烧灼着他的神经,吞噬着理智。

矛盾日渐积累,他终于扛不住,打算以雇佣兵的方式发泄掉这些狂躁。既能挣钱,似乎又能给他公正的理由握住刀。

这之中他不断欺骗着自己,试图公正化自己的罪行,甚至开始对一切感到麻木起来。

或许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,敲醒了他,令他不得不开始直视这一切,直视他手上的鲜血。
-
-
-

他该怎么办啊。。。

-
-
-
说来也巧,那封有着红色火漆印章的信封,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暂住小屋的桌子上。

危险也好,有去无回也罢。无所谓了。

反正现在的他,早已无法回到正常人的轨迹上了。

自己所渴望的和平安宁,应该也是永远没戏了吧。

嘛,随便了,只要能让他,继续堕落下去。。。

-
-
-
-
佣兵这个角色这么火,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历史很好的太太这么分析过。

可这一切,用心去体验一下,真的,太压抑了。所以无论怎样都想写出来。

历史小渣渣,世界史必修课逃不了。不过没想到确实也有收获。跟我辩论历史就免了,我真的只是有感而发,不专业的。

若是有太太想拿此做文章,请便。

D5画风看久了觉得幼儿园,但其实稍稍对每个角色的背景资料与设计启发做点功课,就会发现,这个游戏,是真的黑暗童话,是那种不见红,却让人心里压抑的游戏。还是需要自己去领悟。
-
-
-
-
附加信息:

[*]我不是生物学生,要是有学生物的小可爱看见了,纠错请随意,因为这是我不知学没学过生物的历史教授说的~

[**]一战后德国直接解散了军队,让一战的士兵们收拾东西回家了。其中包括当时作为信使的希特勒。这个一无所有的流浪汉参军本就是为了吃饭,他祈求留在军队,之后作为间谍被安插在了一个socialist community。从这里,他开始崛起。

这两天的鱼

因为照的时段不同所以亮度差距很大(土下座orz),各位将就将就吧。。。

P1  两人坐在沙发上。。。看电视(现代paro?前几天看到一张两个恋人女孩裹着毯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照片,被那种温暖打动了。然后就有了这个。。。

P2-P4   是发生在在双箭头没有坦白的时期。海伦娜最近似乎有心事,红蝶蝶想她心情好些,于是缝了个盲女娃娃送给海伦娜,然鹅海伦娜只能摸出这是个娃娃,再细节就没了hhhh

然后红蝶蝶有点小郁闷,因为海伦娜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开心。
艾米莉说可能是书看(摸?)多了用脑过度,有点缺氧而已。
然后红蝶蝶就把海伦娜捞着腾空而起,带她感受高处的新鲜空气hhhhh

被红蝶的动态头像启发而诞生的红蝶蝶笑脸。。。

蝶盲小短漫第二篇

第一篇链接见评论区,不看第一篇,第二篇会成迷的。。。

拖了亿年的第二篇,终于被一点一点整完了( ̄" ̄;)

中间画风多变且有草稿流(´-ι_-`)

第三篇,尽量两星期内吧(别信

复健中(:з
练习什么的果然天天都做比较好。

盲女蛋糕系列皮肤的设计者,我膝盖给你,求你放过粉丝画手们(≖_≖ )

一些关于红蝶蝶和海伦娜的印象。

P1的盲女大概是我日常300ms+的朋友刚入坑时的状态(跑得远远的

剩下的是个人对红蝶的猜想。因为般若态的红蝶脖子上,手腕上都有刀痕,感觉她曾被斩首,并被砍掉四肢,做成了人彘(感谢评论区的小可爱提醒,把语文老师气到自闭过的文史废材起初真不知道该怎么打这个字。。。。

至于红蝶裙子上的乱涂。。。请参考最后一P的作者_(:з」∠)_(那是来自她的礼物~~)

这段时间所有的摸鱼。嗯,就这些。

讲真,考完试后一定把小条漫更完!

但,请先让我把考试给过了。。。

盲女大头。。。
感觉再不画画就真的要被论文毒死了(◉ω◉ )
时间有限,画不了什么。
至于条漫,大概要到八月中旬,考完试以后了,,Ծ^Ծ,,

说好的蝶盲,稍微有点私心加入的园医园~

其实这只是整个脑洞的1/3,开头是铺垫啦~

是红蝶作为新上任监管,盲女姐姐刚刚到庄园的设定~

这里的盲女背景(P5P6)是建立在官方的基础上,略做了点添加的(私设?多亏有无私设都要预个警的盆友,我对私设的定义仍然模糊不清,所以。。。介意的还是小心点吧。。。)

中间画风突变。。。没办法,心情决定画风(=_=)。。。

@Shinomiya Ryo (我知道你看不见但•还•是•要艾特!你咬我啊( ー̀εー́ )!

每一次一画条漫就贼担心和别的太太撞梗。。。。

其实本来打算画满9P再发的,奈何半路杀出片“奴隶制的废除,到底是人性的回归,还是趋利的利用?”论文。。。算了,不攒了-_-||

(可能)被误认成骰子队是怎样的体验。

(不行这个槽必须得吐不然会心肌梗塞的(◉ω◉ ))

前段时间和列表里的朋友三排——空军(我),幸运儿(瓶砸),盲女(haha)。同行的还有个冒险家。

游戏开始,我同一台电机生在渔村小无敌房,顺势默默修机。

丑哥无征兆登场好似用了闪现,第一锤差点将我就地正法。好在地形对皮皮友好,借助板窗,我还溜了ta一阵子,队友也蛮给力,趁着这段时间噌噌偷了两台机。但我最后还是被模型给卡凉凉了。

丑哥锤完人,看都不看我一眼,转身向着刚亮过机的方向兜风去了。一旁的冒险家上前接下了奶活,开始摸我。

然而,前人还没起来,后人便随着一声惨叫duang地跪了。

嗯,haha也只有苟且在地的资格,没有上椅歇歇的权利。这位丑哥一碗水端地非常平。

繁忙如冒险家同学,我起立的那一瞬间便抛下我,向着后人膝盖着地的方向飞了。

我当然是继续修机啦~然而在我偷这台机的过程中,haha她起了跪,跪了起。其之频繁足以麻木我的小心灵。最后干脆当了机皇,坐观这两位同学惺惺相惜全过场。

机总有偷完的那一瞬。我只好离开这充满回忆的小场所,奔向一般都会有三,四连的大船。

然而,在经历了九转回肠的种种磨难后,我最终还是被丑哥敲晕在地。。。

继承了冒险家衣钵的瓶砸最后和我倒在了一起。

haha和冒险家同学以身试法,相继向我们展示如何有技巧地原地蒸发。我表示学会了,并且很快就能将其投入到实践当中。

嗯,很绝望。

但,地窖已经刷出来了。

我们,还能走一个!

对,不能就这么放弃了!!

我的极限治愈,还在!

趁着小丑遛开的空档,我迅速将自己扶起,然后开始摸旁边的瓶砸(??

(其实理智的说,我应该赶紧跑,毕竟丑哥就在附近小竹笋兜风。但当时被个人英雄主义冲昏了头,觉得就算我死都没事,队友必须得活(´-ι_-`)

然后那丑哥,又一次悄咪咪摸到了我背后,盯着我摸瓶砸。。。。

吓得我摸好了瓶砸就跑(当时真的被悲壮的个人情怀给荼毒了。。。。论一个戏精的日常作死(●—●))

然后ta就跟着我。。。

不刀我??

emmmmmm最后ta盯着我修机,目送出门。。。。。

还用亲切的气球牵来了不知在哪浪的瓶砸。

今天看到了老白的视频,惊觉这种打法好像是对付骰子队的(◉ω◉ )。

我。。。。丑哥,我是真的没察觉到你,不是为了送人头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算了-_-||

空军小姐姐专栏~
P1萝莉裙版玛尔塔(为什么感觉像地摊洋娃娃)
P2自心脏生出单翼的鲛人,然而她压抑痛苦生出的单翼还是无法将她撑起。
P3P4是真的摸鱼。
嗯。